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霍氏大典》——霍氏华人总谱

重点社科项目、霍氏华人总谱、寻根问祖宝典、无价精神财富......

 
 
 

日志

 
 
关于我

年岁直奔百岁半, 两鬓白发秋霜染, 夜半梳理千秋谱, 八点准时去上班。 周日照料床前母, 抽空为妻把药煎。 人在红尘百事绕, 三杯小酒却成仙。

难忘年少曾牧羊  

2009-06-29 00:49:11|  分类: 岁月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少年故事的索引里,放羊、丢羊、寻羊的那件事,一直存录在记忆的硬盘里。每每点击,一只只狡黠而通人性的绵羊,就会顺着家乡崎岖的山道一路啃青,一路欢唱着走来。

                                                                             一

       还在生产队那阵儿,年方十岁的我在村小学上四年级。正是“耍孩”的年龄,小朋友们都盼着过星期天,成群结队的学生孩儿们为生产队的耕牛割草挣工分的间歇可以上树捉小鸟、下河摸螃蟹,追逐游戏.....大家巴不得“三天一星期,两天一放假。一天上两堂,一堂游戏一堂耍”。而我却最怕过星期天和节假日。因为我一旦不用上学,就得接过父亲手中的羊鞭,放牧近百只的山羊、绵羊还有从新疆辗转买来的“苏联羊”。

       当年,我所处的小山村是个独立的生产队,只有九户人家,总共几十口人。修铁路回乡的父亲提议队里养羊积肥,增加粮食产量。很快,集体和个人纷纷响应,半月光景羊群成立。通过父亲不足一年的精心放牧和饲养,这群羊被养得又肥又壮,也由原来的五十几只发展到八十多只,为队里积了大量肥料,粮食产量得以提高。但是放羊却是一项十分繁重的体力活,白天几十张嘴要喂饱、喂好,羊圈还要垫上新土;晚上还要看好、护好,防止野狼下山伤害群羊。冬天的夜晚,羊被圈在村头土窑里相对安全些;夏天的夜晚,要用铁丝编成的圈,把羊圈在偏远的平时粪土难以送达的地头,这种羊圈叫“凉圈”。凉圈既便于羊群纳凉,又解决了偏远土地的施肥,一举两得。然而,这样安全系数极低的羊圈,羊群很容易遭到野狼的袭击。据说狼很有心计,在夏天的夜晚,它们往往会匍匐到凉卷旁边,突然一跃而起,使群羊受惊,涌向一边,致使凉圈倒伏,恶狼便趁机冲进羊群疯狂撕咬。遇到这种情况,羊群就会死伤惨重。当年周边村里羊群被狼啃死啃伤,甚至死伤殆尽的事也曾有所闻。

                                                                                   二

       当然,放羊遇见狼的事毕竟是少数。最烦人的是羊会看人下菜碟儿,会认得主人,会识别主人的声音。对于我,它们根本就不拿娃娃当羊倌!特别是在外工作的二伯家花二三百元,天价买来的那只“苏联羊”鬼精鬼精,一见庄稼地就往里钻,让你防不胜防。

        记得那是初秋的一个星期日。天还没亮,父亲把我晃醒说自己要去赶集,让我去放羊,告诉我应该注意的事项,甚至出行路线,午间饮羊的山泉,休息的树林等一 一嘱托,惟恐不尽其祥。

       吃过早饭,母亲特意给我烙了一张玉米油饼,煮了两个鸡蛋,灌了一壶凉开水挂在我的肩上,把墙头的羊鞭递给我,目送我赶着羊群上路。

      谁知行走没多远,那只二伯家的“苏联羊”便箭一般冲向路边的黄豆地,“哗”的一声,群羊跟着它叫着也窜进地里。我一边跑着,一边骂着,一边飞舞着手中的羊鞭狠狠地抽打,前边的羊被赶出庄稼地,后边的羊又冲进去。把后边的羊逐出后,前边的却又折回来......如此再三。把我折腾得晕头转向,眼冒金星。我气极而泣,哭着骂着,用鞭子使劲抽打,直到把那只吃嘴的“苏联羊”赶到大路上,一群羊才尾随着走出黄豆地。

       也许羊们被我镇住,也许良心发现,走上大路后,它们听话了许多,整齐的排着队伍,爬上山坡,低头啃着山草,偶尔相互“咩咩”呼应。中午时分,到达一个名唤“冒沙泉”的地方,羊儿快步奔向泉水,忘情的狂饮,然后聚集在泉边一片如盖的槐树林卧下,歇息反刍。我背依大树,吃过干粮,便呼呼入睡。直到偏西的太阳照在我的脸上,依稀听到羊的叫声,才从梦中忽的醒来。谁知群羊不唤自起,已缓缓地爬到半山腰。我匆匆追上去,羊儿看见主人后叫唤了几声,又开始专注地吃起草来,在一片“嚓嚓嚓"的肯草声响中,夜幕也开始降临。然后鞭声响起,群羊顺着回村的山道,在一串齐整的“哒哒”声中走进村庄。

      当我把羊群赶进窑洞,就要关上圈门,这时却意外的发现伯父家那只最值钱的“苏联羊”不见了!

                                                                        三                                                                                  

         乖乖!羊丢了,偏偏又是伯父家的那只活宝!一阵紧张之后,突突的心渐渐平静下来。这时天色已晚,第一反应就是得马上回家告诉父母!

       跑到家后,却发现父母还没回来。当年,老家农忙时节根本就没有准确的作息时间。有人曾经形象的描绘当地的生活景况,说是“早晨吃饭往南看,中午吃饭往西看,晚上吃饭二更半,吃吃唰唰鸡叫唤”。已是黄昏,父亲赶集还没回来,母亲和婶嫂们还没收工。我没有多想,点亮一盏马灯,寻来一根木棍,顺着羊群返回的道一路寻去。之所以拿根木棍,目的就是对付野狼的,听人说过,“狗怕一摸,狼怕一庹”,也就是说,咬人的恶狗,见人往地上摸一下就会后退;野狼见人手拿一庹长的棍棒,也会害怕,就不敢轻易攻击人了。说白了这也仅仅是为自己壮胆罢了。

        这是一个月色朦胧的秋夜,路旁的玉米齐齐的有一人多高,风吹着玉米叶子“哗啦”作响。萤火虫若明若暗,上下飞舞。蟋蟀在草丛间像大合唱一样,时断时续,“唧唧”做声。在空旷的山野,悠远的山道上,我不敢大声出气或咳嗽,唯恐招来血盆大嘴的野狼。就这么走着,四下搜寻着,希望那只恼人的“苏联羊”会奇迹般出现在眼前。然而,大约走了五六里,离村庄越来越远,仍然不见半点踪影。我开始担心,羊会不会已被狼吃了!越是往坏处想,越是害怕,总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尾追而来。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道旁的草丛中“噌”的一声窜出一只野兔,这一突如其来的声响把我吓得头发直竖,两眼一怔,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神情未定,草丛里突的飞出一只山鸡来,又一次让人出一身冷汗。

        沿着山路大约走了七八里路,到达山崖下边。山崖上的风呼呼的响着,其间不知名的山鸟发出幽怨的啼叫,听起来极像小孩的怪叫,我忽的想起村里人曾讲述过一件事:邻村一个叫“石墩”的年轻人当年与伙伴攀山崖薅山韭菜,途中唱着“想吃山韭菜,一去不回来”。然而就是这一不吉利的谶语,使他在这山崖上失足坠下断送了性命,想到此更让人毛骨悚然。不敢多想,不能多想了!我终于冷静下来,设问这只聪明的家伙会不会也怕山野的恐惧,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呢?平时大人们曾说过,猪羊等动物天色已晚会就近寻找藏身的地方。不妨回走,看看它会不会藏身山下哪个窑洞里。

       山下有一个叫金山崮碓的小山丘,在它的左侧有一个罗圈椅子形状的洼地,村民们习惯称作“北弯儿”。这里是当地王氏家族的老坟,但见松柏森森,碑石林立,一颗百年的歪脖老柿树遮住了大半个坟园。也就在其坟地的右下方,不知何时修筑有一孔很深的土窑。过去不少山民和牧羊人都曾在这个窑洞中避雨。周边上上下下几十亩农田,种着茂密的玉米,一条田间小道蜿蜒其间。这时,不知怎的竟认定我的羊会藏身其中!寻羊心切,恐惧全抛。提着马灯,舞着棍子,不多时来到窑洞前。但见这里杂草丛生,一块如半间房大的土块堵在洞口。顾不得许多,绕过大土块,猫着腰走进窑洞。阿弥陀佛!——我的羊果真就在里边。它静静的、悠闲的半卧在地上不紧不慢的在反刍养神。

       我的出现,它好像就在预料之中。忽的站起用脖子使劲蹭我。我再往窑洞里张望时,却发现里边堆了许多新土,分明就是不久前从窑顶坠落的。于是急忙走出窑洞,那羊紧紧跟在我身后,寸步不离。有羊为伴,一切恐惧都抛到九霄,心情轻松,脚下生风,不多时已看到村庄的轮廓。和村头的点点灯光,隐隐约约听到“喂——”的喊声。啊!是父亲,是父亲的喊声!这个我明白,大人们曾讲过每逢夜晚在野外是万万不能大声呼唤家人名字的,一旦喊了名字,让魔鬼接了腔,人就会中邪危及性命的!所以大家只能用“喂——”呼唤对方。

       听到父亲熟悉的呼唤,我便扯着脖子回应:“哎——羊找到了!”

      我飞也似的奔跑着,羊也“踏踏踏”的跟着奔跑。村头的灯光也越来越近,当我见到父亲和一同来接应我的叔叔、哥哥们时,神情却是那么的轻松和愉悦,我觉得我已长大,从今天起成了山里的又一男子汉。(完)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