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霍氏大典》——霍氏华人总谱

重点社科项目、霍氏华人总谱、寻根问祖宝典、无价精神财富......

 
 
 

日志

 
 
关于我

年岁直奔百岁半, 两鬓白发秋霜染, 夜半梳理千秋谱, 八点准时去上班。 周日照料床前母, 抽空为妻把药煎。 人在红尘百事绕, 三杯小酒却成仙。

网易考拉推荐

阿玲来兮  

2011-10-07 12:30:03|  分类: 人五人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玲来兮

                                                                 (霍光寅)

      “霍哥:你在家吧?阿玲回来了,大家在雅典那唱歌,给我马上过来啊!”——曾任某国际旅行社总经理,当下少林寺方丈的外事英语翻译、少林寺中英文网站总监的小师弟王毓敏电话命令道。

       说心里话我不喜欢唱歌,关键是不会唱歌。而阿玲是我三十多年一直未曾谋面的同学,突然间衣锦还乡,荣归故里,我怎敢不去?

       之前,我和几位高中同学曾组织过两次同学聚会,能通知的都通知到了,“呼啦啦”竟聚集三百来号。至于阿玲,没人知道她的去处,有人说她出国了,有人说她在广州,反正没人联系上她,不免有点遗憾。

       阿玲是我高一到高二的同班同学,我对她印象特深。1977年,我们在文革中首次通过考试去上高中。那阵儿,大部分同学家庭状况都差,穿衣戴帽土得掉渣儿,而阿玲却是极少数衣着光鲜时尚的女生。当时据知情的同学讲,她父亲是位地质工程师,母亲是妇女大队长,家境较好。阿玲长得端庄秀丽,说话轻声细语,略显娇羞。她学习成绩不错,作文写得华丽,字写得娟秀。高一时,她很引人注目。

       好学生人人恭维,也让人关注。阿玲家住学校所在集镇的北街路东。星期六下午放学途中,我们偶尔会看到她轻轻地打开两扇有着丹红对联的黑漆大门,羞涩地转身再轻轻把门关上的画面。有同学还能说出她母亲的名姓,现在回想好像姓邹吧,因为当时我听到他母亲的姓氏觉得挺新鲜,期间学习课文《邹忌讽齐王纳谏》时,我还把二者的姓氏联想起来。再后来,我还真的见过阿玲的母亲,她高高的身材,衣着得体,举止大方,有着乡村女性少有的气质与素养。阿玲当工程师的父亲,当年也曾见过,他身材很魁伟,脸庞稍黑。大约是在秋季,他身穿深蓝色中山装,脚穿圆头黑皮鞋,正从家里往外挑大粪。有同学私下议论:“看人家工程师还担大粪哩!啧啧......”

       至于阿玲,她的长相很有特点,最与众不同的是她的鼻子。她鼻头圆圆的,高高的,稍稍往上翘起。我当时看过连环画《三毛流浪记》,发现她与三毛的鼻子好有一拼。觉得很可爱,很耐看。直到后来,我读了闲书《相理恒真》,这才知道,那却不是一般人的鼻子。相书上称鼻头为准头。诗云:“财帛应叫准头隆,风门齐截绮罗中;耳垂丰圆目有神,自是贵人不受穷。”乖乖!原来人家阿玲的鼻子是天生的富贵之相呀!

       当时的高中只有两年,好像到了高二快要毕业的时候,我偶然发现阿玲上课爱打瞌睡。知情者说,阿玲处对象了,对方与她家是世交,男的好像年龄大两岁,已经参加工作了。而此时的阿玲也不过十六七岁。那年代参加工作就等于端上了铁饭碗,是很令人向往的。阿玲及家人对这门亲事好像比较满意,私下里两个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偶尔会在外边约会,说说悄悄话。后来的一件小事,也证明了同学们的说法:一天中午,阿玲与男友在学校院墙外约会被调皮的男生发现了,大家纷纷爬上墙头向外看稀奇,说俏皮话,不住的起哄,弄得阿玲他们颇为尴尬。那年月是很封闭的,男女生不能随便说话,一说话好像是谁和谁就那个了。爱呀情呀更不能说出口,学校里谈恋爱的寥若晨星。记得也就在1979年高考前夕,当地县城影院才上映像《庐山恋》、《被爱情遗忘的角落》这样有关爱情的影片,一度引起不小的轰动,也撩拨得懵懂少年春心荡漾,浮想联翩。

       阿玲与男友说悄悄话的事被同学曝光后,我依稀发现阿玲再也没听到她大声读书和银铃般的笑声......

       随着时光荏苒,同学们有的考取大学、中专,有的又回到家乡务农或到建筑队搬砖砌墙,各奔东西。后来,有人说阿玲考取了偏远的一所大学,又有人说她随丈夫移居外省,也有的说她随丈夫出了国。阿玲像是从人间蒸发到了月亮上上一样,自此杳无音讯。

       而三十多年后,又好像天上掉下个林妹妹,阿玲不偏不倚就落在眼前,你说稀罕不稀罕!

       雅典那歌厅103室,一大群女同学,拿着话筒自顾吼歌,大都是八十年代的诸如《送战友》、《望星空》、《驼铃》、《泉水叮咚》之类,大家曾经哼过,溜过,唱过的老掉牙的歌儿。而只有小太阳幼儿园园长阿琴受过专业培训,唱的有板有眼。却不难看出,大家在怀旧,在尽力摆脱眼下纷纷扰扰的凡尘琐事。

       见到阿玲,她还是三十年前的阿玲。鼻子还是当年的鼻子。准头圆圆的,高高的,稍稍往上翘起。眼睛还是当年的眼睛,依然带着几分娇柔与羞涩。唯一不同的是眼角已有鱼尾,眼下已现眼袋。寒暄过后,她微笑着坐在在门口沙发的一角,静静的聆听大家吼歌,不时为歌者鼓掌......

       话间,得知阿玲并没出国,也未在湖广。三十多年来她辛勤工作,相夫教子,与家人平静幸福地生活于与离家乡近在百里的鹰城。一万多个时日,她像所有贤妻良母,为一个爱巢自甘平淡,静静守候,闲来读书,写诗弄文,以致无暇与大家应酬......

       歌到尾声,大家挥手作别。而年少的梦境不灭,校园那片净土还在。三十多年后,阿玲暮然回首,来寻找飘逝的影子,捡拾记忆的碎片,其实别无他求,只为希冀常新,青春不老。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